晴時多雲

末梢神經,捎了幾封信給你。

頭像跟封面都來自@_燁燁_

 

|影日|食物幸福論

– 日向,生日快樂!

– 關於之前那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影山烏鴉咖哩!






  影山走近餐桌、看見日向的傑作的時候忍不住懷疑起日向的審美還是說、創作或是繪畫能力?反正大概都差勁透頂,雖然清楚自己大概也沒什麼資格評斷眼前的人,但……

 

  「這什麼鬼啊?」

  他是真的很困惑。

 
 
 
 

  01

 

  日向非常生氣。

  在撿起那個因為掉在地上而塌扁得凹了個角的泡芙時影山飛雄直覺認為如此。他把不能吃的泡芙用衛生紙包了包、丟進垃圾桶裡,再跑回原處,用手上剩餘的衛生紙將一些留在走廊上的碎屑和奶油內餡抹起來。

  他其實也挺不爽的,坐回自己的座位時忍不住想了下,事情有那麼嚴重嗎?

 

  他不喜歡吃甜食。他拒絕了日向從家裡帶到學校給他的泡芙。日向硬要塞給他。他揮手不小心掀翻了日向手上的點心。他還來不及道歉就被大吼──「影山飛雄,你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傷人的心呢!」然後是重重的、跑得沒有多遠的腳步聲,一班的門發出的撞擊聲在他身後爆炸。

  他剛回過神來想衝到一班去大罵日向是發什麼神經的時候,上課鈴就響了,他只好急匆匆地跑回教室,從書包翻出衛生紙,奮力趕在老師還沒來前把走廊恢復原有的整潔。

 

  球場外的影山不是很擅長思考,所以基本上他也不怎麼思考,好在或許是天意使然,這次也幸運地沒時間讓他去思考與傷腦筋。

  當他皺著眉、單手撐著頭,準備迎接又一堂對他來說沒什麼意義的物理課時他的手機震動了一下。田中前輩呼呼大睡的臉上有著熊貓似的麥克筆黑眼圈的頭像跳了出來,是那個祕密群組。是西谷前輩。

 

  ──我來提醒大家!下節課在部活室集合!

 

  影山瞄了一眼教室的時鐘,已經上課6分鐘左右了,他再偷看了眼背對著學生在寫黑板的老師,右手的拇指在手機屏幕的鍵盤上移動

 

  ──我跟日向吵架了

 

  已讀3,幾乎是瞬間,螢幕又跳出另一個訊息提示視窗。

 

  菅:怎麼了?

 
  影山飛雄:????? 


  影山驚訝地連打了五個問號。

 

  菅:我們班這節自由活動w

 
 
 
 

  02

 

  下午第一節下課的時候日向在走廊遇到影山。他其實覺得有些尷尬,卻又氣不過,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

 

  家裡上星期難得去了趟東京,在淺草的小街上亂逛時和小夏一起發現了家非常好吃的泡芙,在那邊吃不夠,他們帶了一盒回家,雖然在回程的車上又被他和小夏吃掉了半盒再多一點。

  那麼好吃的東西他想分給好多好多朋友,但回過神來才發現只剩三個了,給爸媽各留一個後能送的也只剩下一個,日向不禁皺起眉,張開嘴發出「诶──」的聲音,在心裡責怪自己太貪吃。

 

  雖然也想給班上跟自己玩在一起的同學和排球部的部員們,甚至是一些關係很好的老師們,但如果只能給一個,日向想,果然還是影山飛雄那個臭王者。

 

  快期末考了,排球部晨練嚴格禁止,平時如果是這種時候日向就會再多睡一小時半,但他今天起得跟要晨練的日子一樣早,騎車的速度比平時要慢得多,踩著踏板的腳步小心卻很輕快。他把從冰箱裡拿出來的唯一一個泡芙護得好好的,想著要冰冰吃才好吃,於是早自習前就在三班門邊探頭探腦,橘色的頭髮很顯眼,他跟影山班上的同學聊得愉快直到鐘響宣布影山遲到的事實。

  早上第一節一下課就跑去找影山,得到的回覆是跌在地上的泡芙。

 

  日向當然知道錯不在影山,但他仍然感到心酸委屈,一瞬間暴漲的強烈情緒衝上腦袋,讓他整個頭腦都熱熱的,尤其眼睛特別熱。然後他大吼、轉身後用力地跑回教室,在坐回座位時他又有些懊悔,情緒宣洩完恢復理智後的他清楚知道影山除了動作粗魯外沒什麼錯,但也清楚感覺到自己就是難受,還有氣不過。

 

  所以他裝作跟班上同學聊得很開心、沒注意到影山的樣子,往下節音樂課的教室走去。

 

  這樣的尷尬並沒有日向預料的久,原因是在放學後的部活練習前影山向他道了歉。

  說是「道歉」,但其實影山也沒有說「抱歉」或「對不起」之類的話語,他只是在憋了幾秒後、破罐破摔地說「是我不好……」在日向鼻子開始皺起來,準備要關愛自己隊二傳是不是腦子燒壞時,影山「切」了一聲,繼續說:

 

  「不然你要我怎麼做才會開心?」然後一副你敢拒絕你試試看的臉。

  「哼哼──這、這才差不……」下半句斷在一陣因頭痛而引發的慘叫中。

 
 

  日向想了很久,才在放學一起走的路上提出要求

  ──食物的問題就要用食物來解決,日向覺得自己的邏輯滿分。

 
 
 
 

  03

 

  在日向說也想吃吃自己最喜歡的食物時影山覺得自己面臨近期除了期末考和秘密計劃以外最大的難題。

 

  「豬肉咖哩加溫泉蛋?」影山挑了挑眉。言下之意是,這種東西你要我怎麼帶來學校。

  日向把手放在下巴,低頭故作沉思低吟,抬頭後提議,「不然星期六我去你家?」

  「星期六不是你生日嗎?」

  「诶?影山你怎麼知道?」

 

  日向的眼睛睜得圓圓大大,抬頭看著他。影山僵了僵,忍不住在心裡暗叫聲糟,這次計劃他們籌備至今大約一星期,預計在周六晚餐前登門造訪日向、給他個措手不及的生日驚喜。

  他怎麼會知道?菅原學長說的啊,不然勒?

 

  但笨蛋如影山也知道不能這麼回答,他垂在身旁的右手大拇指忍不住搓著食指側面,快啊快啊,隨便一個理由都好。

 

  然後影山大言不慚地說:「我可是二傳手,這點小事知道也不奇怪吧。」

 

  話一說出口,影山就覺得對極了,畢竟他是二傳。絲毫沒去想其實全隊他也只知道和記得日向的生日。

  日向聽著也覺得很有道理,點頭「喔」了聲。回過神來,已經到了他們要說再見的路燈下。

 

  「所以我星期六到底能不能去你家?」

  「我媽那天不在,這樣誰煮給你吃?」

 

  日向投以影山一個鄙視的眼神。

 

  「約定!生日!」鄙視的眼睛變得有點像憤慨的星瓶,裝著一點一點狡黠,有星星在裡頭閃著光。

  每當這種時候影山就很受不了。

 

  「好啦,你來吃午餐就好了吧。」這樣應該不會影響到吧……影山想。

 
 

  於是之後幾天影山回家後總叫他媽煮咖哩,自己在旁邊偷偷記步驟。

  於是原本計畫要放在影山家的生日驚喜蛋糕改放到了離日向家更遠一點的仁花家裡。

 
 
 
 

  04

 

  日向在挽回了普通米飯差點變稀飯的局面後,坐回餐桌、看向影山的背影,開始想自己是不是提了個很糟糕的意見。

 

  到底能不能吃啊……

  日向有些面色鐵青,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腸胃不算太健康,默默安慰起自己「至少現在還沒有什麼奇怪的味道……」

 

  在圍著圍裙的影山把兩盤咖哩放到餐桌時,門鈴響了,影山只好快速地把圍裙脫下、丟到客廳沙發的把手上,走去應門。趁這空檔,日向看了下還冒著熱騰騰白霧的咖哩,眼神移向放在一旁的袋裝海苔上。

 

  他忍不住惡作劇地笑了。

 
 
 

  05

 

  影山走近餐桌、看見日向的傑作的時候忍不住懷疑起日向的審美還是說、創作或是繪畫能力之類的?影山也不清楚。他看向小個子對面空位桌前的咖哩變成奇怪的樣子。

 

  「這什麼鬼啊?」

 

  日向才像是終於繃不住了一樣,突然大笑出聲,邊笑邊說「這是你啊哈哈哈你看你看,嘴巴的地方最像了……」日向試著把嘴角噘成想像中呆呆的樣子,卻還是控制不住想笑的衝勁。

 

  影山黑著臉,難得沒說什麼,默默地走向流理台,翻找起東西來。

 

  完了完了,這是真的要認真起來的反應。日向腦中警鈴大作。

 

  「影、影山同學,你在幹嘛啊?」

 

  影山低頭露出個日向看不到的笑──看不到也好,看到了肯定就直接跑出了影山家──快步走向他,手上還拿了個罐子。

 

  「看看咖哩加肉鬆會不會更好吃。」笑得很猙獰。

 
 

  鬧完後他們開始吃著自己的那份咖哩。其實加了海苔不錯吃,影山想,加了肉鬆的就不好說了。影山邊吃邊想等等要怎麼順利地把日向轟回他自己家,最好是還能確保他晚餐前都待在家的方法。

 

  他果然不太適合思考,影山放棄似地把頭從碗裡抬起來、看了日向一眼。

  日向好像吃得很開心的樣子。或許加肉鬆也很好吃吧,看得影山決定下次也要試試。

 

  過了正午,午後日光從窗子溜了進來,照亮對面的人笑得瞇起來的眼。

 

  他突然想起菅原學長說的。

 

  吃到美味的食物時,會感到幸福。

  會想把幸福分享給自己喜歡的人。

  日向那麼想讓你嚐嚐,肯定是因為,他非常非常地喜歡你喔。

 

  影山覺得他好像理解了一點。


  他心情很好地嘴角上翹。

  「日向、」他喚了下對面吃到一半的人。

 
 

  「生日快樂。」


  27 4
评论(4)
热度(27)

© 晴時多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