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末梢神經,捎了幾封信給你。
推薦常有➡️影日/瑞金/雷卡

頭像跟封面都來自@_燁燁_

 

| 影日 | Circular Resonance 02

*原作背景,未來捏造,大二影日同居設定。

*首篇指路 → 01


*OOC屬於我,角色屬於古館老師,他們屬於彼此。






⠀⠀⠀〈Circular Resonance〉  02


⠀⠀⠀影山一睜開眼,看見的就是盤腿坐在床上的日向的慘白臉色,他捧著的手機不停震動,身子卻像被定格了,一臉摔了鄰居家花瓶的淒慘樣,讓影山感到沒來由的好笑。

 

⠀⠀⠀「影、影山……」日向的語氣抖得刻意,臉上寫滿了哀怨,邊叫他邊慢慢地把頭轉過去,正要接著說些什麼時,卻發現影山一臉想笑的樣子。

 

⠀⠀⠀「什麼啊!你該不會早就知道了吧!」

 

⠀⠀⠀影山挑起了一邊的眉。

 

⠀⠀⠀日向愣了愣,帶著試探的眼神再問了一句:「……選課?」

 

⠀⠀⠀「你這傢伙在說什麼啊?」

 

⠀⠀⠀這下日向心情好多了,他馬上嘿嘿笑了起來,於是影山又一次目睹自家搭檔心情轉換之迅速,並感到莫名其妙的不爽。

 

⠀⠀⠀日向笑嘻嘻地把手機拿到影山面前晃了晃,在影山一把拽過手機後,滿意地欣賞著對方臉黑掉的瞬間。

 

 

⠀⠀⠀他和影山在高三經過一陣彼此都不想回憶起來的苦戰,讓平均成績堪堪掛在了及格邊緣,終於順利以體育保送生的資格一起進入了位於東京的排球名校,雖然在上季全國大學排球錦標賽中並不是第一名,但也已經是第二名了。

⠀⠀⠀他們兩個抱著要瘋狂訓練,然後打敗全國冠軍的想法興奮地迎接開學。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從早到晚都打排球的妄想至少在求學階段都不可能達成。儘管他們進入了體育學系、順理成章成為排球校隊的一員,他們仍要上國語、英語,以及通識的選修課程等等。在校必修裡,除了「校隊體育」外,還要在「術科」類別的五門選修課中,每學期自選一門課修習,且每學期不得重複,其中分別是:田徑、游泳、體操、舞蹈、武術。

⠀⠀⠀雖然說是自選,但每門課卻是有限名額的,又因為是必修學分,所以大家通常都會在前五個學期趕快修完,好讓自己大三下能夠有充裕的時間去參加各式各樣職業隊的徵選與準職業訓練,於是一開始沒辦法選到想上的課的同學們,也只能咬著牙去選其他堂,畢竟轉念想想,也不過是早修晚修的問題罷了。

 

⠀⠀⠀雖然不論是影山還是日向,都只對必修、選修等等制度有著輪廓模糊的認識,大一的其他兩位室友對他們進行了好幾次「認識學分制」的說明會,最後也斷然放棄,直接告訴他們要選什麼、有哪些可以選好像更為體貼和省事,畢竟是那樣的排球笨蛋──反正能打排球、能畢業就好。

 

 

⠀⠀⠀日向和影山在大一時修了田徑和游泳,此時他們絕望地看著絕大多數灰下去的「選修」按鈕,在筆電前乾巴巴地盯著武術那項,不斷刷新頁面,希望箭頭變成手指、灰色按鈕跳回他們期待已久的天藍色。

 

 

⠀⠀⠀「其實先選舞蹈也沒差,反正早晚都要上。」

⠀⠀⠀在兩人把除了體育學分的必修、選修都處理完後,影山邊啃著晚了好幾個小時的早餐飯糰邊說。

 

⠀⠀⠀「話是那麼說沒錯,但我之前答應工這學期一起修武術了!」

 

⠀⠀⠀日向口中的工,是他們大一時的室友,也是之前白鳥澤裡的王牌,誰也沒想到彼此會在大學遇到。明明日向和五色打一樣的位置,必須競爭上場的機會,但日向天生就擁有能跟所有人打好關係的自來熟性格,在大一搬進宿舍第一天,甚至是根本還沒上大學時就和他混熟了起來。

 

⠀⠀⠀影山聳了聳肩、沒搭話,繼續低頭啃剩下的飯糰。

 

⠀⠀⠀飯後,日向拿著手機劈哩啪啦按得沒完。在影山把昨天帶來的排球週刊看到三分之二的時候,日向突然仰頭大喊:

 

⠀⠀⠀「啊──我不管了、不管了啦!」

 

⠀⠀⠀「吵死了呆子!」

 

⠀⠀⠀日向三步併作兩步,到筆電面前移了移滑鼠,按了下鍵盤,然後再做一遍剛才的步驟。

 

⠀⠀⠀接著他大步流星地走到影山面前,表情像是生無可戀後的壯烈革命。

 

⠀⠀⠀「星期二、五,下午三點。」

 

⠀⠀⠀在影山那寫著「我早說了吧」的眼神裡,進行早已被預料的無效宣告:

 

 

⠀⠀⠀「跳舞。」

  10
评论
热度(10)

© 晴時多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