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末梢神經,捎了幾封信給你。
推薦常有➡️影日/瑞金/雷卡

頭像跟封面都來自@_燁燁_

 

| 影日 | Circular Resonance 01

*原作背景,未來捏造,大二影日同居設定。

*後篇指路 → 02


*OOC屬於我,角色屬於古館老師,他們屬於彼此。






⠀⠀⠀〈Circular Resonance〉  01

 

⠀⠀⠀接近初秋,八月底的暑氣還沒完全消散,卻也開始有了秋天的氛圍,天氣變得令人捉摸不定,冷熱晴雨隨機播放。

⠀⠀⠀日向背著一個亮黃色的後背包,掛在上面的バボちゃん隨著突然停止的腳步大力晃了下,他一手抱了顆排球,另一手拿了把微濕的傘──傍晚時他剛從車站出來就發現下了大雨,只好走回車站裡的便利商店買傘,結果前往租屋處的路走不到一半,雨就停了──打開門後他愣愣地盯著眼前擺放整齊的鞋子,覺得最大的差異可能就是這個。

 

⠀⠀⠀高中踏進教學區前總要在大門換穿室內鞋,米白色的帆布,尖端是飽和的藍,名字可以自己隨意找位置寫上去。「日向」兩個字明晃晃地寫在上頭,而影山則選擇把名字寫在腳跟後方,歪歪斜斜的一行平假名。一班跟三班共用同一面鞋櫃,但一個在頭一個在尾,放學的時候影山換好鞋從他背後衝出去,留下一句「我贏定了」,快速流動的風摻雜得意的口吻掠過周身,日向總有種吃虧的錯覺。

 

⠀⠀⠀大一的宿舍門外放了兩個並列在一起的鞋櫃,一個鞋櫃有上下兩個門,鞋門是那種像白色洗衣板一樣的紋路,往上推會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響,聲音迴盪在宿舍走廊中,大得連房內的室友們都聽得見。每個門後有兩個間隔,看設計可以知道是用來讓人放兩雙鞋的──當然,不在意鞋髒的話塞個四、五雙大概也不成問題。日向的那格在右上角,影山的在他下方。開學不到一星期日向就學會怎麼只用單腳將鞋門往上頂,左腳踩右腳跟,脫下鞋後用腳勾著鞋甩進櫃子,換了拖鞋再藉著重力與腳指指腹施力,把門推下,在門要徹底撞到底層木板前,還得眼明腳快地用腳背作緩衝,才不至於發出過大的噪音。心情好時他也不介意用這種方式幫和他一同訓練回來的影山開開門。

 

⠀⠀⠀大二他們沒抽中宿舍,幾乎是拖到最後一秒才開始驚覺不妙,等回過神來就發現已經陷入學校附近的租屋處都被佔走的窘境,他們只能沿著交通線找,一路波折才找到這間離JR日暮里站約十分鐘路程的小公寓,到學校大約一小時,也還算是可接受範圍。不知道是不是出租的關係,玄關並沒有鞋櫃,大概是因為這樣影山才把鞋都擺在這裡,於是他也從善如流,轉身將包包中的拖鞋、球鞋和排球鞋拿出來,跟著他剛脫下的帆布鞋一起擺到了影山鞋群的旁邊,自建一塊屬於自己的領域。

 

⠀⠀⠀踏上室內地板的時候他想,影山現在在做什麼?

 

⠀⠀⠀……八成是在睡覺。

 

⠀⠀⠀於是他拐進臥室,意料之內地看見那個仰著頭呼呼大睡的人。

 

⠀⠀⠀8點多本不應該是睡覺的時間,但大學沒有惱人的暑假作業,在車上收到的訊息也讓他知道影山今日份的訓練做完了,正常來說,看著手機只會讓人難以入眠,但日向對影山飛雄早已了解十成十,表面上盯著屏幕,實則放空,之後開始翻起白眼、頻頻點頭的樣子浮現腦海。這個人無法長時間看著螢幕,一下子就會昏昏沉沉地睡過去。

 

⠀⠀⠀雖然他也暗暗幻想過,影山很期待他回去的樣子,但就算是日向也實在想像不出那個在球場下只要有表情就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是臭臉的人能有什麼好表情。

 

⠀⠀⠀日向在對影山的睡顏做了一連串的鬼臉後,決定還是先趕快做好該做的事。

 

⠀⠀⠀因為在回去仙台前就找到房,一些穿不到的衣服、生活用品和雜誌什麼的也就直接放進了這間屋子裡,所以日向的後背包裡只有幾套衣物、護膝和一台輕薄的筆電。他把包放在地上,彎腰抱起所有衣物,一鼓作氣把它們都丟進衣櫃空著的半邊。

 

⠀⠀⠀在筆電側邊亮起意味著正在充電的紅燈後,日向才又像想起了什麼一樣,蹦蹦跳跳地跑回衣櫃前。

 

⠀⠀⠀「……你來了?」

 

⠀⠀⠀日向背對著床,正在衣堆中挖那件被他拿來當睡褲的綠色運動褲,突然聽到聲響,簡直要把他的心臟嚇得從嘴裡跳出來。倒也不是影山有起床氣什麼的,日向轉過身,他一直覺得剛睡醒的影山其實比平時好相處得多。

 

⠀⠀⠀「對、」日向翻了個白眼,心想這不是廢話?影山大概睡昏頭了。

⠀⠀⠀雖然影山講完剛剛那句就大有要繼續睡下去的意思,甚至已經閉上眼睛了,他還是沒敢太囂張,接著說:「等等洗個澡就要睡了。」

 

⠀⠀⠀影山邊打哈欠邊說了一句話。

 

⠀⠀⠀音節全被混在一口氣裡模糊了咬字,在日向聽來簡直比數學題目還意義不明。

 

⠀⠀⠀「蛤?」

 

⠀⠀⠀「我問你吃了沒?」影山沒好氣地說。

 

⠀⠀⠀「早就吃啦!上新幹線前我媽給了我幾顆飯糰,沒吃完的我剛剛放冰箱了。」日向語氣上揚地問:「當早餐?」

 

⠀⠀⠀影山閉著眼、點點頭,樣子有點像是在蹭枕頭,日向被這個想法惹得有點想笑,所以他就偷偷笑了。然後他才轉過身,繼續他找衣服的行動。

 

 

⠀⠀⠀日向吹好頭髮後才回到臥室,他還有些不敢相信──他跟影山竟然真的兩個人跑出來租房子了!──但身體顯然比他自己適應得還快,倦意在他吹頭髮吹到一半的時候就襲了上來,在新幹線上時還不覺得,現在才發現搭好幾個小時的車真的是件非常非常累的事。

 

⠀⠀⠀那一點點的不可置信感只讓日向稍微清醒了一秒,下一秒他就毫不客氣地以大字型把自己砸進床裡,轉身躺到影山旁邊。

⠀⠀⠀影山的上臂和肋骨被打到,他「嘖」了一聲,掀起眼皮,月光透過窗簾被篩下淡淡的光線,他看見那捲翹的頭髮,儘管天黑了他也熟悉的橘。

 

⠀⠀⠀於是影山抬起手,迷迷糊糊地摟了摟身邊的戀人。

 

⠀⠀⠀「晚安。」

⠀⠀⠀「嗯,晚安。」

 

⠀⠀⠀日向迷迷糊糊間突然覺得,作為同居第一天,這樣也不錯。

⠀⠀⠀他心情很好地嘴角微微上翹,陷入睡眠。

 


 

⠀⠀⠀……於是兩人難得一覺睡到第二天中午,迷迷糊糊地錯過兩天的絕佳選課時間。

  15 2
评论(2)
热度(15)

© 晴時多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