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末梢神經,捎了幾封信給你。

頭像跟封面都來自@_燁燁_

 

| 影日 | 所以說影山的部分那麼少到底是誰的錯?

*關於小排球和WEGO聯名的周邊,瀏覽完商品頁面後覺得影山的部分好少,於是心裡默默安慰自己「他一定完全不想去代言,滿腦子超想練跳發之類的」而生出的腦洞!

*邏輯不通,請不要認真……

*OOC屬於我,角色屬於古館老師,他們屬於彼此。






⠀⠀⠀此起彼落的指令與快門聲後,後製看著電腦上顯示的一連串照片,從第一張搖頭搖到最後一張,她實在不懂,她一直以為高中生該是怎麼拍都好看的。

⠀⠀⠀眼前的黑髮少年,明明看上去還是挺帥氣的,怎麼一照下來就全走了調呢?

⠀⠀⠀她上下滑動觸控板,一張張照片從眼前走過,不是過於呆愣,就是過於凶狠。她嘆了口氣。

 

⠀⠀⠀「不行,全都不能用。」

⠀⠀⠀邊搖頭邊對著棚內的攝影組喊,絲毫不顧及當事人是否聽得見。

 

⠀⠀⠀周圍的人都一副哀怨的神色,萎靡得連肩膀都不自覺地垮了下去,連該是專業一部份的笑容都僵得像是在哭。

⠀⠀⠀於是影山飛雄的臉又黑了幾分。

 

⠀⠀⠀他已經穿著隊服,在這三面都綠油油,擺了1台大燈、3台小燈,跟1、2……7台相機,而正前方擺了架大型單眼相機的、極端不舒服的空間待得夠久了。一開始的新鮮感過幾秒就煙消雲散,畢竟他本來就不想來這浪費訓練時間。

⠀⠀⠀這是他重新再來的第二遍,他覺得自己真真正正比呆子還呆子,偏偏那呆子早就速度很快地解決了他的部分。剛剛影山瞥見他拿過一疊橘橘的東西,從攝影棚離開,也不知道是要去哪裡。

 

⠀⠀⠀一旁烏野眾人的聲音好像離他、離他的意識非常遙遠,連月島在一旁用著怪腔怪調說話的聲音他都可以先暫時不管,直到菅原學長勾住他的肩,邊往他腹部帶有一定力度地揍幾下,邊笑(至少嘴角是向上的)著說,「自然一點啊,你這大心臟」時,影山才找到了現在的感受該怎麼形容。

 

⠀⠀⠀莫名其妙。

 

⠀⠀⠀影山感到莫名其妙,他認為自己已經非常努力在笑了。

 

 

 


⠀⠀⠀宮城縣在每年春高聯賽、自己縣的隊伍隊脫穎而出後,就會有這樣的半紀念性質半找免費代言人意味的聯名品牌商品推出。這次與宮城縣合作的是國內知名的品牌──WEGO,除了必定會有的服飾以外,也推出了紀念手機套、紀念徽章等等。

 

⠀⠀⠀沒落的強豪、飛不起來的烏鴉,這些過去用來或調侃嘲諷或感概萬千的稱號,語氣一轉,就變成對烏野排球部另類的讚賞,故事性一流。而這次奪得代表隊的表現,更是為這故事添上幾分傳奇的色彩。

⠀⠀⠀其中,怪人速攻的表現亮眼,幾乎在高中排球界掀起一股旋風。

 

⠀⠀⠀簡直太適合代言。

 

 


 

⠀⠀⠀於是怪人速攻二人組被留了下來。

 

⠀⠀⠀其實原本是大家要一起來一起走的,但影山拍攝的環節不斷重來,嚴重拖延到行程。攝影組是沒關係,可學校提供的車子是一定要按時歸還的,否則下次排球部要再借可能就會變得麻煩,這點看看武田老師緊張得冒著冷汗的臉和顫抖著的、緊握手機的手,便能馬上明白。

 

⠀⠀⠀在影山重複第四遍的「影山同學請把頭往3點鐘的方向轉。」、「手再往前抬一點點……」、「影山同學,麻煩直視鏡頭……不,眼神不要那麼兇,稍微笑……咿!還、還是不要笑好了……」之類出爾反爾、莫名其妙的指令時,大地隊長看了看手機螢幕顯示的時間與老師臉色鐵青的樣子,打斷了拍攝,向影山表示既然之後的行程只拍攝他和日向,那其他人要先坐車回學校了,以免超過校車歸還時間。

⠀⠀⠀「之後你和日向再自己搭電車回家吧。車錢的話……」隊長挑起一邊的眉,想了想:「明天給我看購票證明,之後我請清水報公費。」

⠀⠀⠀影山僵硬地點點頭。

 

⠀⠀⠀然後在重複了第五遍的拍攝後,連攝影組與後製都不再堅持,決定放棄拍攝,直接進入下個環節。

 

⠀⠀⠀影山才剛鬆一口氣,站起身來就被一旁待命著的工作人員塞了一疊衣服……還有一雙鞋子?!

⠀⠀⠀然後在他看到日向剛蹦蹦跳跳地衝進滿是綠色的角落時,影山就被趕到攝影棚外的更衣室。

 


⠀⠀⠀影山站在更衣室的隔間裡看著一件白襯衫跟一件帽T,認真地思考著到底是要他穿哪一件。

 

⠀⠀⠀在得知兩件都得穿並換上後他有種瞬間入夏的錯覺……又熱又不舒服。

 

⠀⠀⠀……好繃,這褲子比制服褲還不適合運動啊。

  


⠀⠀⠀等影山走回去時日向已經拍攝完畢,他也才開始好好打量眼前這小子的穿著。

 

⠀⠀⠀日向腳上那雙帆布鞋好像也不是他的,影山記得日向平時穿的那雙是黃的,鞋帶鬆鬆垮垮地掛著,有一小段貼到了地板上,並沒有綁起來。他問到時日向聳著肩說:「我也不知道,拍到一半的時候旁邊那個短頭髮的工作人員跑過來把它解開的。」看到褲子時,影山還是下意識皺了眉頭,看來準備這些衣服的人都沒考慮過好不好運動,他不爽地想。

⠀⠀⠀然後他看了看日向的上衣,又低頭看了下自己的,完全一模一樣的款式,只有顏色對調

 

⠀⠀⠀——設計衣服的人好懶惰。

 

⠀⠀⠀他癟起了嘴,還來不及說什麼,就又被一旁的人拉到那塊綠得詭異的場所。

 

 

⠀⠀⠀「盤腿坐,右腿稍微立起來一點……右手往身後放,對、撐地的感覺。左手抓膝蓋,诶?改成稍微靠著好了,好!停!」

 

⠀⠀⠀影山完成耳邊傳來的動作指令後,知道最摸不著頭緒的部分要來了。

 

⠀⠀⠀「現在試著眼神柔和一點,稍微笑一點點點……」

 

⠀⠀⠀他感到很不耐煩,明明這時間應該拿來練習,春高近在眉睫,根本不該容許一絲一毫的浪費。然後他一抬起頭就看到日向站在攝影師後面探頭探腦,好奇地看看他、又看看攝影師手上的相機。

 

⠀⠀⠀「影山……你、」日向裝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接著毫不留情面地笑著說,「真的很不上鏡啊,感覺好差。」

⠀⠀⠀「哈?你說什麼!」

 

⠀⠀⠀影山早就做好跟日向大吵一頓的準備,卻被強制延後下班時間的眾人瞪了一眼,害他只能轉頭「切」一聲作結。

 

⠀⠀⠀被提醒了以後,他把頭轉回去,正準備抬頭面對那顆大大的鏡頭,卻剛好看見了日向的左腳踩在右腳鞋子的鞋帶上。

 

⠀⠀⠀日向還在左右擺動身子想看相機的螢幕,影山盯著他的鞋,開始思考如果這呆子移動腳步的話會不會跌死……

 

⠀⠀⠀「喀擦、」

 

⠀⠀⠀快門聲猝不及防地響起,過不到幾秒,後製解脫似的喊叫就傳了過來。

 

⠀⠀⠀「啊──終於結束了!」

 

 


 

⠀⠀⠀「結果影山根本就只有這張能看嘛!難怪只有這張被打了勾。」

⠀⠀⠀「閉嘴,我很累、我想睡覺。」

 

⠀⠀⠀坐在電車上,日向拿出剛剛那位攝影師給他們的幾張相片。交給日向時她說這些能留作紀念,「或許可以拿去豐富一下社團評鑑?」她笑了笑,繼續說,「拿給你們經裡,她應該會很開心。」另外她還告訴他們,如果沒意外的話,背面打勾的是會出現在聯名紀念商品裡的。

 

⠀⠀⠀「切、拍一點照片就累,果然是疲勞山君。」

⠀⠀⠀「什麼『一點』?老子我可是拍了五遍!五遍!」

 

⠀⠀⠀影山一回想起來就煩,早知道當初就不要被自家搭檔一句「膽小鬼」激怒而答應了

⠀⠀⠀──對、說起來這不就是日向這呆子的錯嗎!

 

⠀⠀⠀「拍了五遍結果還不是沒一張能看,你應……」

⠀⠀⠀身旁的日向還在碎碎念著什麼,影山就直接打斷,語氣中帶著滿滿肯定的斥責,他說:


⠀⠀⠀「都是你的錯!」


⠀⠀⠀「啊?你長得那麼兇怎麼會是我的錯!」

⠀⠀⠀「反正就是你的錯。」

 

⠀⠀⠀他們一路上吵吵鬧鬧,從爭誰對誰錯到討論起明天要訓練的項目。電車搖搖晃晃,輪子滾在軌道上,規律間隔地發出「匡隆、匡隆」的聲音,車廂內的空氣有些悶,不說話一陣子後就真的想睡了。影山雙臂交叉,閉上眼睛。

⠀⠀⠀在快睡著時他聽見日向說,「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張的影山真的好帥……可惡。」


⠀⠀⠀但影山太累了,根本不想、懶得也沒有力氣睜開眼睛或開口說話。在陷入睡眠之前,他想

 

⠀⠀⠀──那也是你的錯。

 



-

*依照根本不存在的慣例來放張圖:



  51 18
评论(18)
热度(51)

© 晴時多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