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末梢神經,捎了幾封信給你。

頭像跟封面都來自@_燁燁_

 

| 影日 | 鯨背效應

*是給Yumi ( @jenny593759 ) 的文!三千五百年前的問卷裡的!

*字數7000+,後面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查了資料後還是鯨鯊不分,抱歉……但Yumi說是鯊鯨的!請當牠是鯨!(註:牠是鯊😭

*OOC屬於我,角色屬於古館老師,他們屬於彼此。






⠀⠀⠀01

 

⠀⠀⠀夏蟬如雷,天花板上的吊扇持續運轉,和台上講課的聲音混在一起嗡嗡作響。補考是前一節課,其實無論過不過學校都得放人,現在不過是重點提醒幾個重要觀念與題型,所有參加暑期輔導的同學都暗自期待著二十分鐘過後的鐘聲,打算用各式各樣的活動開始這被迫延後的暑假。

⠀⠀⠀影山飛雄單手撐著頭,勉強維持著像在聽課的姿勢,感覺一補考完,那些考前晚上死記硬背的東西都隨著哈欠一點一點消逝,意志像是在大海中的浮球飄忽不定、載浮載沉。三角形第三邊上的點、向量總合為一……所有難以理解的語言、符號都混著燥熱悶煩的空氣快使他陷入睡眠。

⠀⠀⠀日向趴在課本上,百無聊賴地看著黑板,其實他以為自己會睡著,畢竟為了背下那些式子他只睡了不到一小時,幾乎可以說是通宵了,但現在他卻頂著黑眼圈亢奮得睡不著。

 

⠀⠀⠀暑假就快開始了。

 

⠀⠀⠀日向轉頭向上看就看見影山閉著眼睛、睡得心安理得的樣子,影山的下眼皮也浮了些青紫的痕跡,日向當然知道他昨晚也難得地熬了夜,從說要比誰考得高分並互道晚安的簡訊中看來,他們大概是同一個時間睡的,只不過日向到學校要騎車翻越一座山,勢必要比影山早起些。

⠀⠀⠀想到這,日向不甘心地踹了兩腳黑髮少年的椅腳,成功嚇醒對方。

⠀⠀⠀影山一開始醒來時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下意識看向坐在旁邊的日向,接收到那惡作劇得逞的笑容後才明白了過來,他惡狠狠地瞪了一眼罪魁禍首,原本把頭擱在手臂上的那人卻笑得更開了,下一秒就把手臂抬高了些,只留下瞇著,笑得明晃晃的眼看他。

 

⠀⠀⠀楞了楞後他也只能想著,你個日向呆子別給我太得意了。

 

⠀⠀⠀於是影山迅速抬起原本搭在課本上的手朝斜下方的橘色髮旋大力敲了下去,帶了些惱羞成怒的味道,指節敲在頭殼上的聲音和日向吃痛的哀號聲大得台上的老師回頭,用充滿警告意味的眼神看了他們一眼。

⠀⠀⠀如此一來兩人都沒了想睡的心情,當然這也不代表黑板上的東西進得了他們的腦子,影山坐在教室裡,腦袋空空的,只想著十分鐘竟然可以那麼久。直到他感覺日向拍了拍他的肩膀,再比了比自己的課本。

 

⠀⠀⠀不能帶排球喔!!!

 

⠀⠀⠀影山迅速皺起眉頭,拿筆、把手伸過去,在日向的課本上打了個問號。

 

⠀⠀⠀菅原學長說不能帶排球!

 

⠀⠀⠀好

 

⠀⠀⠀他停了下,繼續寫。

 

⠀⠀⠀要帶什麼?

 

⠀⠀⠀日向做出了個「欸──」的嘴型,還沒來得及動筆,鐘就打了。

 

⠀⠀⠀於是他將筆丟回鉛筆盒,闔上課本,邊把桌上的東西一個個放進書包邊回答。

 

⠀⠀⠀「大概跟合宿一樣吧?……可能多帶一個睡袋?」

 

⠀⠀⠀影山「喔」了聲、點點頭當作回答,把書本放進背包後就低頭將自己的文具掃進去,搶時間那樣的快速拉上拉鍊,日向眼角瞥見後也跟著加快自己收拾的速度,直到影山大力靠上椅子、衝出教室後,他才一手抓起背包、一手推了下椅背,大喊:「影山!你這是搶跑!」,然後跟著衝出教室。

 

 

 

 

⠀⠀⠀02

 

⠀⠀⠀高二的秋末,楓紅都開始凋落的時節。那天是高三模擬考的第一天,於是高三考生們即使來了體育館,也就只能匆匆一瞥,沒能留到練習結束。雖然更主要的原因是緣下隊長會趕他們回去念書。

⠀⠀⠀部活完、和學弟學妹大力揮完手後,日向終於放下不斷揮舞的右手,將雙手都握住腳踏車把手,轉頭看向那個站在自己身旁、咬著吸管卻很認真地點了點頭當作道別的影山。

 

⠀⠀⠀那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傍晚。

 

⠀⠀⠀因為要入冬的關係,天暗得早,難得沒加練的傍晚看上去就像往常剛從部活室出來時的夜晚一般,有幾顆星子在稍微亮了點的夜空裡隱約閃著。

 

⠀⠀⠀烏野高中是每年分一次班的,自從高二日向和影山分到同個班後,他們之間的話題除了排球與比賽外,多了更多有關班級與學校的事,當其中一個人提起某位老師或同學時可以直接說名字,少了介紹或形容那些人的麻煩,作業都一樣也替仁花同學省了些時間……唯一的缺點就是忘帶課本時沒法向對方借了。

⠀⠀⠀日向和平常一樣,淘淘不絕地說著班上發生的事,影山則是三不五時點點頭,像是對這些都不感興趣一樣,不過日向知道他在聽。

⠀⠀⠀其實影山對周圍除了排球以外的事本來就沒什麼興趣,但因為回家這段路的關係,竟也意外得知許多既獨家又驚人消息。他偶爾也會恍神地想著日向怎麼有辦法知道那麼多事。

 

⠀⠀⠀於是他恍神過來才發現日向的耳罩從耳朵上滑了下來,快碰到肩膀。他的耳罩是和妹妹小夏同款的,日向是淺棕色、他妹妹則是米白色,影山還記得日向第一次帶著耳罩來學校時的模樣,有點畏畏縮縮的,後來他問了,日向才一臉心不甘情不願地跟他說,他覺得這樣的款式很女孩子,但他拒絕不了小夏。

⠀⠀⠀其實日向大可以把耳罩直接拿下來。他想。

 

⠀⠀⠀日向沒察覺似地繼續嘰嘰喳喳,說個沒完,明亮的眼睛直直地看著前方,影山「嘖」了一聲,伸手就把他的耳罩向上推。

 

⠀⠀⠀「然後貓田同學她、诶?」

⠀⠀⠀「沒發現耳罩滑下去了嗎?白痴。」

⠀⠀⠀日向楞了一下,才答道:「我才不是白痴!」

⠀⠀⠀「哈?今天被叫上台寫錯答案的不就是你嗎?」

⠀⠀⠀「說得好像影山你會那題一樣!」

 

⠀⠀⠀影山不說話了。

⠀⠀⠀日向轉頭看向他吃鱉的表情,毫不留情地笑了出來,下一秒又像怕被身旁的人暴打一頓而趕緊將目光轉回前行的路途。

 

⠀⠀⠀「所以那個貓田怎樣?」影山僵硬地說。

⠀⠀⠀「喔、喔喔!那個貓田同學啊……」

 

⠀⠀⠀日向忍不住用眼角瞄著影山,卻不小心呆住了。

⠀⠀⠀黑髮少年一手插著口袋、另一手拿著一瓶長高高牛奶,習慣性地咬著吸管,嘴角繃得緊緊地,墨藍的雙眼直直看著前方。早些升起的那幾顆星映在影山眼裡,像是隱約有光沉在裡頭。

 

⠀⠀⠀日向是直到影山挑起眉毛看他時才回過神來。

 

⠀⠀⠀「喔、貓田同學好像喜歡你。」

⠀⠀⠀無聊。影山心想。

 

⠀⠀⠀日向頓了一下,還是開口:

⠀⠀⠀「但肯定沒我那麼喜歡。」

 

⠀⠀⠀無、

 

⠀⠀⠀影山倒吸一口氣,立刻被自己手上的牛奶嗆到。

 

⠀⠀⠀看著咳到臉紅,用手痛苦地遮住臉的影山,日向想:

⠀⠀⠀啊、原來那裡面還有牛奶啊。

 

⠀⠀⠀一陣風吹來,捲動沿途的落葉,窸窸窣窣的,隔著耳罩聽起來遙遠又朦朧。聽得最清楚的卻不是自己鼓譟得近乎窒息的心跳,而是影山那因為劇烈咳嗽而比平常低沉的聲音。

 

⠀⠀⠀他彎著腰,惡狠狠地抬起頭,一隻手還遮著下半臉,粗聲粗氣地說:

 

⠀⠀⠀「你、這是在告白?」

 

⠀⠀⠀日向將眼神定在被攥得快爛掉的牛奶鋁箔包,想著長頸鹿都要跟他一起沒了呼吸,癟起嘴,點了點頭。

 

 

 

⠀⠀⠀03

 

⠀⠀⠀日向將重心從右腳換到另一隻腳,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怎麼站都不太對。說不緊張是騙人的,但期待的興奮還是佔了大部分。

⠀⠀⠀他早到了半小時,看著一班和他們要搭的號碼相同的公車從眼前駛過,天空很藍,只有一排並列著的飛機雲在中間,像在為今天揭開序幕。

⠀⠀⠀在心裡重複檢查了無數遍東西有沒有帶齊,感到不確定時就將單邊的背帶鬆下來、拽過身後的背包,拉開拉鍊,扭頭用著彆扭的姿勢再確認一次。

 

 

⠀⠀⠀海生館的票放在後背包內層的小袋子裡,是菅原學長給的,說是學校遊園會的抽獎。因為是有著夜宿的特殊體驗,所以有期限上的規定,但時間不巧地撞上了系上的班遊,剛好收到票的幾天後就是日向生日,菅原想,這樣當作禮物送給兩人也不錯。

⠀⠀⠀畢竟他是知道的。

 

⠀⠀⠀並不是日向翔陽和影山飛雄是一對的事,這事在排球部早已不是新聞,而是他們之間互動和以往沒什麼變這件事。

 

 

⠀⠀⠀就在日向刻苦地翻著背包、想確定牙刷有沒有帶到時,一隻手用著熟悉的力道拍了下他的頭。

 

⠀⠀⠀「影山你來啦!」日向抬起頭,眼睛亮了起來。

 

⠀⠀⠀恰好公車來了,日向還沒來得及拉上背包拉鍊,就被影山二話不說拉上了車。

 

 

 

⠀⠀⠀04

 

⠀⠀⠀日向和影山都不是會刻意改變的人,就算知道了心意,也僅僅是「讓對方知道」罷了。

⠀⠀⠀兩個人都沒想過要隱藏些什麼,雖然互動和往常沒什麼兩樣,卻也在入冬後不到一個月,就被直覺敏銳的西谷學長的一句「翔陽,你和影山是不是……在一起了?」給揭發了開來。

 

⠀⠀⠀日向記得自己還在想著該怎麼回應時,影山就搶先一步代替他回答:

 

⠀⠀⠀「是。」

 

⠀⠀⠀腦袋短路了一下,日向才回應過來。

 

⠀⠀⠀什麼?

⠀⠀⠀原來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嗎?

⠀⠀⠀在一起是交往的在一起??!

 

⠀⠀⠀完全感受不到啊!混帳影山!

 

 

⠀⠀⠀如果說「在一起」後有什麼改變,那就是假日時他們能更隨心地喊對方出來了。吃完飯後看個排球比賽的錄影帶、排球雜誌,最後再練練所有想嘗試的打法。

⠀⠀⠀日向覺得這樣也很好,打著影山的球,就算之後回家要和一堆作業苦戰,心情也還是很晴朗。

 

⠀⠀⠀他們不是會黏在手機前傳簡訊或煲電話粥的個性,訊息總是有一搭沒一搭地來往著,互道晚安的簡訊倒是三不五時地會出現。

 

⠀⠀⠀日向確定自己喜歡影山,戀人間的喜歡,但偶爾也納悶他們為什麼和那些電視劇上的情侶那麼不像。他其實問過影山,心想會不會是同性別的問題,結果被影山的一句「什麼啊?你原來也想接、接吻啊?」給堵了回來。

⠀⠀⠀影山飛雄或許是有些嚇到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街道空蕩的原因,日向覺得那句話好大聲,在耳邊不斷徘徊。

 

⠀⠀⠀承認的話就輸了。

 

⠀⠀⠀日向只好急忙用著更大的聲音,氣紅了臉,扯著嗓子喊:「少臭美了,區區一個影山而已。」

 

 

 

⠀⠀⠀05

 

⠀⠀⠀下了公車後他們決定先去找地方放行李。

 

⠀⠀⠀當時站櫃檯的服務員或許也是新人,緊張而謹慎地介紹完各場館後,露出了鬆了口氣的笑容,然後熱情地說這場館的票可是要半年多前預約才拿得到的,看到眼前兩個少年都露出疑惑的表情後,補充了句「這間海生館最有名的就是那三隻鯊鯨呢!」

 

⠀⠀⠀「我知道哇!」日向感到奇怪,歪著頭回答。

 

⠀⠀⠀一陣雞同鴨講後才發現原來他們根本不知道夜宿有分場館,而他們拿到的是最熱門的鯨鯊館,她只好再說一遍鯨鯊館位置。

 

⠀⠀⠀他們依照工作人員的指示,找到位在鯨鯊館最近的淋浴間外頭的電子置物櫃。塞進所有的行李後,日向伸了個懶腰,拉著影山就要往企鵝館跑。

 

 

 

⠀⠀⠀「這跟影山好像!」

 

⠀⠀⠀日向在企鵝館的禮品區拿起一隻Q版的國王企鵝吊飾,頭上還戴著一個小小的皇冠。影山不置可否,他已經不會因為被叫國王而感到不堪了,他皺起眉頭看了看那個生物,喙下到腹部都是白的,白色部分的上端與眼尾後方則泛著橘紅,尖尖的鳥喙是上黑下橘,眼角微微上揚著,挺胸驕傲的樣子就像剛剛他們在企鵝館裡看到那樣。

 

⠀⠀⠀「完全不像。」

⠀⠀⠀「超像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樣子的好嗎!」

⠀⠀⠀「牠看起來很蠢。」影山面帶嫌棄。

⠀⠀⠀「……你才知道嗎?」

 

⠀⠀⠀於是日向在遭受影山一連串的擰橘子活動後,心有餘悸地衝去結帳了。

 

 

 

⠀⠀⠀06

 

⠀⠀⠀在一起後的某個冬天,日向忘記帶到手套就匆匆忙忙地出門了。

⠀⠀⠀清晨的早上本就是一天中最冷的時刻,等日向意識過來時手也要凍僵了,但都出門了,也騎了一段路程了,日向也就不管了,反正等會社團活動暖身時也能暖回來的。

⠀⠀⠀日向是直到放學回家路上發現影山的目光都鎖在他牽腳踏車的手,他才意識到有些大事不妙。

 

⠀⠀⠀感覺要被罵了。

 

⠀⠀⠀影山盯得他說不出半句話,於是影山伸出手後他下意識地閉眼睛,準備接受制裁,卻感受到手上的腳踏車被扯了過去,睜開眼後發現影山雙手抓著他的腳踏車,擅自的就往前推。

 

⠀⠀⠀「你,手放口袋。」

 

⠀⠀⠀他日向愣愣地看著影山的側背影,想著,耍什麼帥,還有,原來也不是毫無改變。

⠀⠀⠀於是將手插進口袋後,他追上去,開始像往常一樣嘰嘰喳喳地說著班上和社團的事。

 

⠀⠀⠀日向後知後覺地認為,或許那時候是牽手的好時機,但他們沒有。

 

⠀⠀⠀不過在最後分別的路口,影山一言不發地把手套脫下來。

 

⠀⠀⠀「我又不像某個白癡不帶手套,而且我也不用騎車。」他拐了好幾個彎後說。

 

⠀⠀⠀那天日向戴著那雙長了一指節的手套,用比平常快的速度騎回家。

 

 

 

 

⠀⠀⠀07

 

⠀⠀⠀下一站是熱帶海域。

 

⠀⠀⠀繽紛的魚群穿梭在同樣多彩的珊瑚間,穿透水面的光在底部的白沙上留下不斷變化著的波紋。看著看著,眼前一隻海龜滑了過去,影山聽到耳邊熟悉的、小小的笑聲。

⠀⠀⠀他轉過頭,看見日向隔著玻璃將臉貼上去,鼻尖跟額頭抵著玻璃,眼睛睜得大大的、一閃一閃的,嘴角微微揚起,很認真專注的樣子。

 

⠀⠀⠀「呆子日向。」

⠀⠀⠀「嗯?」帶著笑的疑惑聲像是沒聽到呆子兩字一樣,大人不計小人過,日向難得沒有還嘴。

 

⠀⠀⠀影山其實沒有什麼想說的話,就只是看著這樣的日向,覺得必須喊一聲罷了,於是他頓了很久,才憋出一句:

 

⠀⠀⠀「好想游泳。」

 

⠀⠀⠀日向愣了一下。

 

⠀⠀⠀「啊哈哈哈,什麼啊你白癡影山!小孩子嗎。」

 

⠀⠀⠀影山飛雄剛想回說你不也是之類的話,轉過頭就看見日向額頭還貼著玻璃,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

 

⠀⠀⠀真犯規。

 

⠀⠀⠀忘了剛剛究竟想做什麼,影山把頭轉了回去,卻將原本緊緊貼著玻璃壁上的手默默移位,直到疊上比自己手掌要小的那隻。

 

⠀⠀⠀暖暖的、屬於另一個人的體溫從碰觸的掌心傳來。

 

⠀⠀⠀他們安靜地看著魚群,只有微微染紅的臉頰與稍稍出汗的手心透露出不同於平靜外表的羞躁。

 

 

 

⠀⠀⠀08

 

⠀⠀⠀海生館內是不能吃東西的,要覓食的話只能到館外。

 

⠀⠀⠀他們從館內大門走出來就看到一個大大淺淺的水池,裡頭有三隻鯊鯨的等比例模型,中間那隻背上的噴氣孔向上噴灑出一些水,隔一段距離的後方也有著他的半截尾巴。左右的兩隻比較小一些,一隻向著中間那隻躍起身子,另一隻正面著大門,露出半顆頭。

⠀⠀⠀日向好奇地上前張望,看了看牌子後發現這裡是親子戲水區,但不知道為什麼卻沒有人跑進去玩耍。他還站在池邊,就被一個小孩撞了一下,差點整個人跌進裡頭,還是影山及時出手抓他才沒真的掉進去。

 

 

⠀⠀⠀他們從MOS出來時,雨已經下一陣子了。傾盆大雨一般,想著回去後也是直接洗澡,他們對看一眼後決定誰先到海生館大門誰就可以在要被記爛的筆記本中寫上代表勝利的一劃。

 

 

⠀⠀⠀各自洗完澡後,他們才發現館內有提供墊被、棉被和枕頭,雖然睡袋多帶了,但直接用已經準備好的更省事。兩個大男生就背著自己的包、抱著一大團白色的東西跑到鯊鯨館的夜宿區。

 

⠀⠀⠀夜宿區是一階一階的階梯,梯面的長度大約是一個標準雙人床的寬度,有點像一個小廣場,日向想起下午三點時好像有鯊鯨生態解說和餵食秀,這邊大概就是解說時大家坐著聽的地方。

⠀⠀⠀最前面就是鯊鯨的展示區,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另一邊是透著光的水域,同種的魚群們聚在一起,游來游去,偶爾能看見鯊鯨出沒,微微的光照在前端,最遠剛好到第一排的位置。

 

⠀⠀⠀夜宿區的位置是先搶先贏的,他們到的時間算早,只有零星幾個地方被鋪好了床墊,代表那些位置已經有人了。日向一口氣跑下了階梯,在靠走道第一排的地方開始鋪床墊,影山看了看後,決定把床鋪在日向旁邊、正上方的第二排。

 

⠀⠀⠀鋪好床後還有些時間,他們在館內隨便亂晃了一陣子,直到時間差不多回到原本的床位。

 

⠀⠀⠀影山睡到一半時聽到一陣翻找東西的聲音,過不了多久他就被日向戳了戳肩膀,用氣音叫著他的名字,影山沒好氣地坐起來後,他聽到日向說:

 

⠀⠀⠀「怎麼辦?我的國王影山企鵝好像弄丟了!」

 

⠀⠀⠀「……」影山忍住想破口大罵的衝動,臭著臉快速地翻了一遍自己的口袋和背包。

 

⠀⠀⠀「沒有。」

⠀⠀⠀轉身就準備繼續睡。

 

 

⠀⠀⠀結果影山還是在日向的拜託下,被半拖半拉地到戲水區幫忙找那個蠢企鵝吊飾。

⠀⠀⠀還是他的名字!

 

⠀⠀⠀其實一推開門到館外,影山的睡意就消了大半。四周靜悄悄的,半夜的空氣清涼得很舒服,或許是因為這時的夏風已不帶有白日濕熱的觸感。兩人都深呼吸了幾次,才開始做正事。

 

⠀⠀⠀他們拿起手機,點開手電筒APP,彎著腰從日向被撞到的那點開始尋找。一人向左,另一人向右,沿著水池的周圍走了一遍都沒看到後,便脫了鞋、踩進水池裡進一步地搜索。

 

⠀⠀⠀水池的水很涼快,大概到腳踝上一點點的位置,是有波動時會感到莫名搔癢的位置,此時中間的鯊鯨已不再噴水,只有風和對方的舉動會影響到水面的起伏。影山甩了甩頭,想拋開這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試圖將全副心力放在尋找笨企鵝上。

 

⠀⠀⠀不一會兒,日向就一邊喊著「找到啦!」,一邊向他跑來,池裡的水濺了起來,將小腿肚也沾溼。

 

⠀⠀⠀影山和日向都找得很累了,主要是眼睛很酸,但卻又沒有睡意,最後索性直接在池邊稍作休息。

⠀⠀⠀他們並肩坐在池子旁,坐的地方有點太矮了,兩人乾脆直接伸直雙腿,抬起頭看著下過雨的夜空,星星特別明朗,月亮也特別皎潔,日向啪嗒啪嗒地打起水來。

 

⠀⠀⠀月光、波光粼粼,涼爽的風拂過兩人的肩頭。

 

⠀⠀⠀「影山,如果有流星的話,你會許什麼願啊?」

 

⠀⠀⠀要許什麼願呢?影山覺得很多事情並不是許願就能有保障的,就像當年他曾向神明許願考上白鳥澤,後來也沒上一樣。

⠀⠀⠀都要自己去爭取、自己去努力,最後或許就能擁有最好的安排。影山偷偷看向日向,日向的雙眼仍望著滿天繁星。

 

⠀⠀⠀「許願也沒用吧。」

 

⠀⠀⠀「唔、說得也是……但許願還是很好玩嘛!所以影山也該試試!」

⠀⠀⠀日向用著篤定的語氣那麼說。

 

⠀⠀⠀現在明明就沒有流星,影山原本想這麼說,卻在還沒開口前就聽到日向打的、毫無遮攔的噴嚏。

⠀⠀⠀他邊罵邊把身上的外套脫下,粗魯地圍到日向身上。

 

⠀⠀⠀好、很好,現在徹底陷入沉默了。

 

⠀⠀⠀在影山快受不了,要抬起手,讓臉能夠埋進裡頭前一刻,日向鼓起勇氣傾斜自己的身子,靠上影山的上臂。這個動作他們兩個其實有過很多次,但兩個人都如此清醒卻是第一次(平時都是在遊覽車上日向睡得東倒西歪時),影山顫了一下,身體僵硬。

 

⠀⠀⠀「你、你幹嘛!」

⠀⠀⠀「我很冷啊!」

 

⠀⠀⠀說謊。

⠀⠀⠀影山在心裡叫囂著。

 

⠀⠀⠀他看見日向的臉明明紅得那麼溫暖的感覺,於是影山用手拂上,發現比想像中的還燙。

 

⠀⠀⠀影山那隻經常摸著球的手長了些厚繭,此時蹭得日向臉有點癢癢的。他的手順勢擦過耳朵,轉移陣地到日向的後腦勺,影山就這樣,輕柔地、小心翼翼地,用他覺得如果他有能摸到那些總是逃走的貓的機會的話他會那麼撫摸那些小動物的力道,一遍一遍地摸著。

 

⠀⠀⠀日向有些不知道怎麼反應,因為過於緊張,腿無意識下已經半收了起來。他只好看著池中月亮的倒影,假裝自己好像突然很感興趣。

 

⠀⠀⠀「呃、嗯……你看月亮真漂亮啊哈哈、哈。」日向看著水中飄忽的月光,困窘地說──其實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嗯。」

 

⠀⠀⠀他還不習慣這樣的影山,但想到只有在他面前影山才會這樣,日向又有些說不出的得意。

 

⠀⠀⠀日向覺得他隱約知道接下來的發展,於是他閉緊雙眼、雙唇,轉向影山的方向。

 

 

 

⠀⠀⠀09

 

⠀⠀⠀過幾天的合宿裡,日向跑到音駒的寢室裡玩真心話大冒險。

 

⠀⠀⠀「耶──換到日向啦!」

 

⠀⠀⠀「真心話!真心話、真心話!」

⠀⠀⠀看著被上一題大冒險整得頭髮濕透的列夫,日向迫切地回答。

 

⠀⠀⠀「那、日向的初吻還在不在?是什麼時候?」

 

⠀⠀⠀「欸──」日向真沒發現原來列夫是那麼八卦的人。

 

⠀⠀⠀列夫和山本眼見日向遲疑,敏銳地察覺事有蹊蹺,立刻湊向前使出搔癢酷刑。

 

⠀⠀⠀「說不說!說不說!」他們使勁搔著日向的腋下與腹部,列夫藉機下達最後通牒:「不說就大冒險!」

 

⠀⠀⠀「不在啦!」日向幾乎是無法控制地大聲笑了出來,然後才繼續回答──

 

⠀⠀⠀「就在三天前。」

 

 

⠀⠀⠀過不久日向就被自家黑髮搭擋拽了回去,伴隨著一陣此起彼落的「喔喔喔喔喔──」






-

*多年以後影山意外得知「月が綺麗ですね」是表達愛意的意思。回到家,打算拿這件事打趣日向時發現──如果他沒湊巧得知這件事,日向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

*附上一張Yumi之前去日本教育旅行的照片:


  48 59
评论(59)
热度(48)

© 晴時多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