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末梢神經,捎了幾封信給你。
推薦常有➡️影日/瑞金/雷卡

頭像跟封面都來自@_燁燁_

 

| 日影 | 屈就

*邏輯不通、文筆拙劣請見諒QQ

*基本上就是個豪無劇情的小甜餅……

*日影!日影!日影!大家看清CP食用喔(






⠀⠀⠀做蛋糕也好、彎下身也好,他早該知道不該屈就的。

 


⠀⠀⠀清水學姊生日快到,除了壽星本人外,全隊在體育館卯足勁想替美女經理留下高中最後一年生日的美好回憶……

 

⠀⠀⠀影山其實是不以為然的,悻悻然地想著反正交給眼前兩位眼睛好像都要冒出火般志氣過於激昂的二年級前輩們就好了吧?雖然這樣沒做事有點說不過去,但有那時間不如多練幾顆發球。

⠀⠀⠀自己大概只要在當天幫忙布置或收拾就可以了,影山默默地想著,轉身準備去拿籃裡的排球。

 

⠀⠀⠀「那我和影山負責蛋糕!」

 

⠀⠀⠀怎知道他身旁的搭檔突然提議說要負責蛋糕,主詞還毫不猶豫地加進了他。

 

⠀⠀⠀「不要。」

 

⠀⠀⠀「欸~別這樣嘛、大家都很期待啊!而且而且,你也該有點貢獻吧!」

 

⠀⠀⠀日向雙手叉腰、把頭抬得高高地一副凜然的樣子,伴隨著前輩們「對啊對啊!翔陽說得沒錯!」、「影山可不能逃避責任喔!」、「看不上潔子學姊嗎!揍你喔!」……半威脅半叫囂的話語中,他不得不點頭答應。

 

 

/

 

 

⠀⠀⠀所以,現在是怎樣?

 

 

⠀⠀⠀日向家狹小的廚房內,兩個大男生手上拿著擠花袋,一個笑得開懷、一個眉頭深鎖,看起來糾結到了一個極點。

⠀⠀⠀⠀

⠀⠀⠀「影山,你的那朵好醜!」

⠀⠀⠀⠀

⠀⠀⠀「少囉嗦!是誰硬要把我拖來的!」

 

⠀⠀⠀做完最後的裝飾以後,影山盯著自己擠出的、各式各樣奇怪形狀的奶油花,發誓再也不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放下擠花袋,轉頭一看發現自家搭檔也正看著他,並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日、日向呆子,你幹嘛啊!」被日向突然向前的動作逼得將頭磕上了後頭的牆壁。小個子的身高並沒有阻礙到他平視的前方,才剛完成的蛋糕上一半漂亮的花與詭異的另一半形成對比。

 

⠀⠀⠀背靠在涼涼的牆上,影山雖不覺得被壓迫卻感到莫名地難為情,全然忘記有推開他這個選項,他刻意強迫自己壓抑想向下瞟的慾望。僵硬地將視線維持在水平線的位置,好像一屈就、一往下看,世界就會從此傾斜。

 

 

⠀⠀⠀「吶、影山。」

 

⠀⠀⠀看吧,世界就這麼傾斜了。

 

⠀⠀⠀一低頭便撞進身前這小矮子異常專注的雙瞳裡,混著蜂蜜般晶瑩的樣子。

⠀⠀⠀明明是眼前這傢伙需要仰頭看向自己,卻感到自己臉上的表情、連同自己的情感,都要被揭露那樣,令人焦躁。

 

⠀⠀⠀一對上,就再也移不開了啊,這傢伙。

 

⠀⠀⠀……糟糕透了。

 

⠀⠀⠀日向的目光就像照進清晨朝霧那樣朦朧森林的一束晨光,明確清晰得難以忽視也找不到地方逃脫,想藏匿的一切也都將一覽無遺的錯覺。

 

⠀⠀⠀影山用力地將頭撇開。

 

⠀⠀⠀「所以就說幹嘛了不是嗎?」不自覺就加大音量,用著一種近乎中學生刻意找架吵的語氣,同時在日向還沒來得及回覆時就把右手迅速、用力地往對方的臉上推過去。

 

⠀⠀⠀「呃⋯⋯嗯、呃,蘿煮素⋯⋯」被對方單手攻擊的日向,不、正確的來說是因為被一隻大手抓著而無法正常說話所發出奇怪聲音的日向,用力甩頭、掙脫了束縛後才氣鼓鼓地說:

 

⠀⠀⠀「我只是想跟你說、你鼻子上有鮮奶油哦!」揉著自己的臉,日向一臉埋怨。

 

⠀⠀⠀「喔。」

 

⠀⠀⠀「不是啦、不是那裡,你這白癡!」

 

⠀⠀⠀「說誰白癡啊你這呆子!呆子日向!」

 

⠀⠀⠀「齁、蹲下來一點啦!混蛋影山,長那麼高幹嘛。」

 

⠀⠀⠀影山黑著臉,邊嘟噥著「誰想跟你一樣矮⋯⋯」,邊習慣地遷就著日向。

 

⠀⠀⠀低頭向前,微微地半蹲。

 

⠀⠀⠀唔……嗯,這時候還是不要對上眼會比較好,對吧?

⠀⠀⠀影山將視線移向右下角,盯著自己黑色T恤的衣角,蹙起眉來——嘖,都被麵粉弄到了——不過就只是做個蛋糕也能那麼狼狽……回家後肯定要被唸,好煩啊、明明追根究柢就是這呆子的錯,他出神地想著。

 

⠀⠀⠀突然感覺到什麼東西、濕濕溫溫的,輕掃自己鼻尖。

 

⠀⠀⠀他本能地猛然挺直自己的身子,意識還沒跟上反應。用力推開眼前的搭檔,才剛張開口……

 

⠀⠀⠀「騙你的。」

 

⠀⠀⠀日向稚嫩卻不失磁性的聲音傳入耳中,隨後就像個偷到糖的小孩,笑得開懷,然後衝了出去。

 

⠀⠀⠀看著那橘色毛頭奪門而出,轉個彎又不知道是跑向客廳還是自己房內,為了讓他聽到,影山紅著臉大喊:

 

⠀⠀⠀「舔屁啊!白癡!」

 

⠀⠀⠀然後用全力衝刺追上那個早已消失無蹤的、唯一讓自己不得不屈就的人。

 


  46 3
评论(3)
热度(46)

© 晴時多雲 | Powered by LOFTER